AdMain

sm40 cover 伍佰

出手很簡單,影響很深遠

2017.01.16

  • share |

誇張點說,在台灣誰不認識伍佰?就算沒買過他的唱片,也絕對聽過他的歌曲。無論是從吳俊霖到伍佰&China Blue,伍佰一直唱著「很台灣」的搖滾樂,因為對他來說,想做的音樂,是讓台灣人聽得懂的歌,這也讓伍佰成為最具代表性的當代搖滾大師。新專輯《釘子花》,不僅是他創作上革命性的轉變,更是他對於被忽略的過去之省思。

相信很多人認識伍佰,是從他用台語重新詮釋〈秋風夜雨〉〈墓仔埔也敢去〉等經典老歌,事實上他從出道專輯《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》中,就翻唱了 〈素蘭小姐要出嫁〉。即使是創作歌手,但是伍佰總是用自己的風格,在詮釋台語老歌,為的不只是因為經典,而是替台語文化作記錄。「前陣子我突然想到,〈雨夜花〉講的不是花,而是種意境,這實在太美了。我常看著台語時代的照片跟影片,遙想著那個時代。」伍佰的新專輯《釘子花》再次採全台語創作,他覺得這是種反思,也是個反擊;他希望能透過音樂,把台語文化的特色,累積下去。

如果長久聽伍佰的歌,會發現他的搖滾風格非常豐富,無論是歌詞或是旋律,都直擊著許多人的心。「從剛開始玩音樂,我很清楚自己不會變成國外的某個大師,也不想要向國外的先進們挑戰,因為我知道我再怎麼厲害,也不會變成他。我要做的,就是屬於自己的音樂,而且是台灣人聽得懂的音樂。」出道至今,伍佰不斷地在吸收、變化、突破,《釘子花》被他稱為是革命性的轉變,原因在於新的發現,所給予他重新檢視自己的機會;經過消化而反芻出的新形態「伍佰style」。「某次看現代舞的片尾曲,讓我聯想起一個樂團的歌,但後來發現,原唱是Mulatu Astatke,是個將爵士與拉丁音樂結合,並且創造出Afrobeat的音樂人。後來我發狂似的去接觸研究Afrobeat,買了一大堆的CD,越聽越覺得有日本老歌及台語老歌的感覺。在這個樂風中,宗教佔了個要素,開玩笑說,有點像我們師公起駕的樣子。」伍佰坦言最近都在聽Afrobeat,越聽想法越多、發現的樂曲也越多,讓他開始反思這十多年來的自己。「就像PrinceTalking HeadsPaul Simon,甚至Michael Jackson,都有受到Afrobeat的影響,但這個樂風在主流市場總是被忽略。台語也是這樣,我希望能再多做點什麼,讓這種好的東西能夠用不同的方式被保留下來。所以可以說,《釘子花》就是我對於被忽視力量的回應。」

多次與大師與年輕創意人合作,伍佰認為與大師合作的特點,是因為他們夠力,而且一次到位;而年輕人或許經驗不足,但他們擁有無限創意,即使不穩定也可能因此激發出更多元的想法。因此這次推出《釘子花》,伍佰再次找來了設計大師好友AKIBO,以及與旅美新一代攝影師章潔合作。「跟AKIBO合作很久了,還記得第一次去找他時,要見他得排隊。後來他不太碰專輯設計了,別人問他什麼時候還願意做,他說『除非伍佰出專輯』。這麼多年來跟他合作,也看著平面設計爆紅,我真的覺得大師不愧是大師,因為他出手很簡單,但影響很深遠。」這次的概念攝影,是邀請在紐約的攝影師章潔操刀,伍佰想起第一次在網路上看到她的作品,用「倒吸一口氣」形容。「那是一種震撼!不落俗套之外,還很有凝聚感。好的照片是會說故事的,我很喜歡她的作品。」伍佰在紙上畫了概念手稿,剩下讓章潔自行發揮。「我期許每張專輯都是藝術品,讓各種好的創意呈現給大家看。」

封面結合了攝影及繪畫創作,以金箔呈現的山羊輪廓,是來自藝術家黃贊倫。他在拍攝現場獲得的靈感,將所擅長結合動物、機械、人類的創作,用金箔貼畫作為表現手法,以伍佰的星座(摩羯座)為發想,成就了這次非常特別的封面。

(詳細及完整內容,請詳見style master第40期)

text: Gregory Wu
photo: Kenny Yang
styling: YenLin
hair & make-up: 黃詠玲
illustration: 黃贊倫


tag |